三亚新闻网
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东北玉米主产区考察二:吉林玉米丰收的喜悦与烦恼

2019年乡村风情

<2019秋季第二天,JCI团队从黑龙江进入吉林腹地:哈尔滨双城扶余松原农安长春。作为东北地区传统的玉米产区,吉林玉米不仅增加了面积比重,而且还出现了连续降雨造成的“尖头”现象。这似乎印证了业内对吉林今年玉米收成的预测,但这是一种恢复性的预测。增产,还是大丰收?农民丰收的背后有什么麻烦?

-关于玉米产量:今年,吉林省完全摆脱了“干旱”的阴霾,土地产量好于此。

与黑龙江玉米遭遇低温降雨的苦涩不同,去年遭受严重春旱的吉林完全走出了“雨苍蝇”的阴霾。同时,在去年秋天吉林玉米产量下降、国内玉米缺口扩大的情况下,一些农民已经能够拿到高价并得到一定的补偿。

从单产的角度来看,相对保守的农民说,今年的玉米单产有望恢复到每年20,000至25,000的水平。具体数字需要在收割时确定;乐观的农民说单产可以提高20%。原因是因为“下雨好”。当然,有一点大家都同意,预计今年的 Gangma玉米将获得丰收。花生主产区位于扶余县时,当地农民说,今年到来后连续一个月的降水使当地花生产量减少了10%至15%,但这有利于玉米生长。来年有可能重新种植玉米,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来。今年夏天降水对吉林玉米生长的影响。

关于上市时间:吉林农民等待“霜冻”和重新生长背后的科学真相

与黑龙江地区对“霜冻”如临大敌不同,今年吉林农民对待“霜冻”的态度是等待,受此影响,当地玉米批量上市时间可能还需要等待至11月份(松原附近约有2/3以上玉米会在“上大冻”以后销售)。实际上,自2016年秋季东北临储玉米收购政策取消后,随着整个市场品质意识的提升,不少农民选择霜冻以后再“颗粒归仓”的做法,以期提高品质,利于增加收入。

不过,从技术角度来看,农民给出我们一条线索 这两年玉米成熟后,叶子也不容易黄,只有霜冻以后才会黄。有相关种业技术人员表示,这一特性可能与近年来玉米品种抗病性加强,持绿性较好有关。显然,农民晚收增收,还需要依赖科技的助力。

关于卖粮心态:吉林农户“佛系”卖粮的烦恼

在常年单产维持在2万以上(每垧)的吉林,特别是今年走出“干旱”阴霾后,农民对于玉米销售价格更为淡定,且鲜见对种植玉米亏损的担忧。以松原、农安一带为例,按照租地成本每垧6000元,去年每斤玉米销售0.7元~0.8元计算,种植户每垧玉米可获利2000-3000元。在此心态之下,不少农民表示粮食定价要“随行就市”,不排除11月收获上市后销售的可能性。

当然,“佛系”的吉林玉米种植户也并非全无烦恼。首先,在近年多轮售粮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规律 地租跟着玉米价格走,玉米价格高则地租高。这意味着,若今年玉米价格奇高,来年地租可能大幅上涨,吞噬农民的利润(实际上,春季考察中我们发现,大豆种植合作社的存在同样有提高地租的“效果”);其次,农户大多难以卖在最高价,特别是2018/19年度玉米最高价仅仅维持了两天;其三,贷款难,这意味着个人扩大再生产的难度增加。

考察第三天,我们将继续南下,关注今年玉米增产希望满满的吉林、辽宁,但不可忽视的是,在我们考察期间(9月16日~19日)黑龙江省迎来大风降温天气,18日夜间包括大兴安岭、黑河、伊春、齐齐哈尔北部、绥化北部、哈尔滨东部山区、牡丹江山区有霜冻。虽然,19日以后升温,霜冻范围不会进一步扩大,但霜冻“如常”抵达对于今年部分“晚熟”玉米而言,其影响或者需要重新评估。要知道,在蜡熟到完熟的最后10-15天内,每延长一天,玉米亩产将增加6~8公斤,即一天增产约1%,而我们考察期间大部分黑龙江玉米刚刚进入蜡熟阶段,甚至尚处于乳熟阶段。

2019年秋季考察第二天,JCI考察组从黑龙江进入吉林腹地:哈尔滨 双城 扶余 松原 农安 长春。作为东北传统的玉米优势产区,吉林玉米不仅面积比重明显增加,因连续降雨导致的“瞎尖”现象也明显减少,一切似乎在印证今年业界对吉林玉米丰收的预判,但究竟是恢复性增产,还是大获丰收呢?农民丰收背后又有哪些烦恼?

关于玉米单产:今年吉林完全走出“干旱”阴霾,岗地单产更胜一筹

与黑龙江玉米饱受低温降雨之苦不同,去年遭受严重春旱的吉林在“阵阵甘霖”中完全走出了阴霾。同时,在去年秋季吉林玉米减产,国内玉米缺口的论调下,部分农民得以高价,得到一定补偿。

从单产水平来看,相对保守的农户表示,今年玉米单产有望恢复至常年每垧2万~2.5万的水平,具体数字需要收获时再确定;乐观的农户则表示单产可提高20%左右,原因都是因为“雨水好”。当然,有一点大家一致认同 岗地玉米今年有望获得大丰收。途径花生主产区扶余时,当地农户表示,今年入伏以后连续一个月降水导致当地花生减产10%~15%,但有利于玉米生长,来年改种玉米成为一种可能,这一点也从侧面反映了今夏降水对吉林玉米长势的影响。

关于上市时间:吉林农民静待“霜冻”再收获背后的科学道理

与黑龙江地区对“霜冻”如临大敌不同,今年吉林农民对待“霜冻”的态度是等待,受此影响,当地玉米批量上市时间可能还需要等待至11月份(松原附近约有2/3以上玉米会在“上大冻”以后销售)。实际上,自2016年秋季东北临储玉米收购政策取消后,随着整个市场品质意识的提升,不少农民选择霜冻以后再“颗粒归仓”的做法,以期提高品质,利于增加收入。

不过,从技术角度来看,农民给出我们一条线索 这两年玉米成熟后,叶子也不容易黄,只有霜冻以后才会黄。有相关种业技术人员表示,这一特性可能与近年来玉米品种抗病性加强,持绿性较好有关。显然,农民晚收增收,还需要依赖科技的助力。

关于卖粮心态:吉林农户“佛系”卖粮的烦恼

在常年单产维持在2万以上(每垧)的吉林,特别是今年走出“干旱”阴霾后,农民对于玉米销售价格更为淡定,且鲜见对种植玉米亏损的担忧。以松原、农安一带为例,按照租地成本每垧6000元,去年每斤玉米销售0.7元~0.8元计算,种植户每垧玉米可获利2000-3000元。在此心态之下,不少农民表示粮食定价要“随行就市”,不排除11月收获上市后销售的可能性。

当然,“佛系”的吉林玉米种植户也并非全无烦恼。首先,在近年多轮售粮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规律 地租跟着玉米价格走,玉米价格高则地租高。这意味着,若今年玉米价格奇高,来年地租可能大幅上涨,吞噬农民的利润(实际上,春季考察中我们发现,大豆种植合作社的存在同样有提高地租的“效果”);其次,农户大多难以卖在最高价,特别是2018/19年度玉米最高价仅仅维持了两天;其三,贷款难,这意味着个人扩大再生产的难度增加。

考察第三天,我们将继续南下,关注今年玉米增产希望满满的吉林、辽宁,但不可忽视的是,在我们考察期间(9月16日~19日)黑龙江省迎来大风降温天气,18日夜间包括大兴安岭、黑河、伊春、齐齐哈尔北部、绥化北部、哈尔滨东部山区、牡丹江山区有霜冻。虽然,19日以后升温,霜冻范围不会进一步扩大,但霜冻“如常”抵达对于今年部分“晚熟”玉米而言,其影响或者需要重新评估。要知道,在蜡熟到完熟的最后10-15天内,每延长一天,玉米亩产将增加6~8公斤,即一天增产约1%,而我们考察期间大部分黑龙江玉米刚刚进入蜡熟阶段,甚至尚处于乳熟阶段。



三亚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jb-xfoto.com 技术支持:三亚新闻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