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亚新闻网
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梦见变成了芭蕉叶上的蚱蜢

◎刘新昌

父亲最爱讲《西游记》,每次讲孙行者三借芭蕉扇,我就感觉铁扇公主来到了我们的院子,扇得满院清凉

三伏天一到,烈日炎炎,曛风灼灼,溽热难消,只想找个凉快的地方呆着。

可哪里凉快呢?东北吗?太远。无假可销,还废钞票。深山么?害怕。蚊虫叮咬,还有蛇鼠出没。海边呢?有风有水有情调,可就是太晒。最现实的考虑是,每天工作之余,呆在空调房里,刷刷微博微信,吃点麻辣小龙虾,任它日浑浑,夜沉沉,就当享受白居易《夏日闲放》里“时暑不出门,亦无宾客至”的清闲好了。

可身体好欺心难欺,连我两岁半的儿子都知道在家呆久了嚷着要去小区里转转,何况我们这些日夜为生计操劳的大人?一个人苑囿久了,总会产生出去走走的冲动。

恰巧有朋友微我,约我去岳阳赏荷。我在岳阳工作过十年,对那里的情况比较了解,烟波浩渺的洞庭湖把那里滋润出一种独特的小气候,夏天凉,冬天润。岳阳楼、君山岛、天井山,以及千亩团湖等景点,既可登楼抒怀,又可绿岛探幽,还可临湖赏荷,喜欢“扫鸟”的摄友,再到东洞庭湖的芦苇荡里浪上一把,蓝天碧水,鸟语荷香,绝对韵味。岳阳交通也很发达,水、陆、空均可抵达,可性价比最高的当选高铁,方便快捷。

夏天里,我最喜欢岳阳的团湖,这个被誉为“芙蓉国里”的小镇,五千余亩野生荷花恣意生长,放眼望去,真的是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。

那天,当我们一行到达团湖时,天色向晚,一场阵雨迎接了我们,那雨来得快,去的也急,就像荷叶上的水珠,微风一吹,荷叶一摆,“嗖”的一下,就不见了。一行人租了只小船,摇摇曳曳,直奔湖心而去。

船在荷中穿行,微风从水面上徐徐吹来,全身立即感到水润清凉,像做了一次全身补水SPA。完全可以想见,当雨水落在荷叶上,带走荷叶上的热量,使荷叶变凉,凉润的荷叶舒展开后,暑热自然散去,凉风也随之而来。清代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曾说:“荷花之异馥,避暑而暑为之退,纳凉而凉逐之生。”的确,看看荷叶的优雅,闻闻荷花的芳香,再嚼几口嫩莲子,随手摘下一片肥硕的荷叶,扣在头上,遮阳挡雨,确实风雅清凉。

这让我想起我们老家另一种遇雨生凉的陆生植物芭蕉。儿时,老屋旁有一丛芭蕉,蕉叶丰硕壮阔,蕉干葱郁葳蕤,欣欣然高过屋顶,每次外出归来,远远看见白墙青瓦的老屋被碧绿的芭蕉叶簇拥着,心里就沁出喜悦来。

那时,家里没有空调,每年夏天,我都在芭蕉树下度过。白天,搬把躺椅,斜躺在芭蕉叶荫里,听蝉鸣、看闲书、睡大觉。偶尔跑到菜地或瓜地里,摘几根黄瓜或抱个西瓜回来,用凉井水泡着。热了,“咔嚓咔嚓”嚼几口黄瓜,或者,把西瓜捞出来,用掌一劈,“啪”的一声,西瓜应声而裂,露出了水润多汁的瓜瓤,一阵狼吞虎咽后,暑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夜晚,一家人团坐在芭蕉树下,乘凉、聊天、看星星,父亲最爱讲《西游记》,每次讲孙行者三借芭蕉扇,我就感觉铁扇公主来到了我们的院子,扇得满院清凉。下雨天更舒服,芭蕉树就像一把撑开的绿色大伞,雨水滴滴答答打在蕉叶上,叮咚有声。我故意在芭蕉树下跑来跑去,好让一滴滴水落在脖子上,那水凉凉的,滑滑的,仿佛冰淇淋融化在脖子上,凉意顿生。

有天晚上,我在网上看到了齐白石老人的一幅画作《雨后》,画的就是一大片微微下垂的芭蕉叶,叶梗上立着一只蚱蜢,蚱蜢低头翘角,如饮凉风。画上题了首诗:安居花草要商量,可肯移根傍短墙。心静闲看物亦静,芭蕉过雨绿生凉。

芭蕉过雨绿生凉,真生动。那晚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变成了只蚱蜢,在家乡的芭蕉叶上,茹风饮露,清凉吟唱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

三亚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jb-xfoto.com 技术支持:三亚新闻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