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亚新闻网
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人生最大的痛事,是父母拿我们当客人!

  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上周去省城出差,办完公事后闲着没事儿。因为要第二天早上才返程,所以就吃过午饭后我就买了些水果去看母亲。

  敲开门,母亲一看是我,显得十分的高兴。先是给我找拖鞋,接着就给我烧水沏茶。趁着烧水的功夫,她洗了几个苹果、一串儿葡萄放在果盘里端给我。

  “别忙活了,我又不是外人!”见到母亲为我忙前忙后的不得闲,我有些拘谨,连忙阻止她说。

  “有啥忙的,这就好了!”她依旧忙着洗杯子、拿茶叶,等水烧开,并把我推回到客厅里让我看电视。

  我知道,任凭我怎么劝阻,她依旧会按照她固有的节奏继续忙活下去,以满足她对于我的关心。所以,我只能够安享她给予的一切。

  我的工作在距离省城四百多公里的小县城里,母亲则跟着弟弟住在省城。因为距离的原因,一年到头除了过年的那几天之外,平时我们很难有见面的机会。

  我们单位出差的机会并不多,一年也就那么三、四次,而且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够抽出时间来看看母亲。所以,这么一算,我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少。正因如此,母亲才会对我的到来这么高兴。

  烧好水,沏好茶之后,母亲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“什么时候回去?”她问。

  “明天早上6:00的车!”

  “怎么这么快?”她眼里略过一丝不快。

  “单位还有事儿!”

  “哦,忙吧,忙点儿好啊。上班儿要紧!”母亲略显失望的说。

  我心里一动,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才好。我知道母亲想我远胜过我想她,可我真的没办法陪她多住一段时间,因为我还要工作养家,而她也不愿意离开尚未婚配的弟弟。

  在她看来,只要弟弟一天还没结婚,她这个做母亲的就有责任继续照顾他。她常常念叨说,等弟弟结婚以后要住在我家里。我也常常劝她不要再把弟弟当小孩子看待,他会自己照顾自己,可母亲总是不听。

  下午,我和母亲一边看电视,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天。母亲聊及的话题大都是以前村子里的过往,和现在她所听到的村子里的一些变化。因为离开村子已经十多年了,平时我也很难碰到村子里的人,所以对于那些人和事我并不是很熟悉。

  这常常会让我们的聊天陷入尴尬,可母亲却依旧津津有味儿地聊着,因为她知道,除了那些,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可以聊到一起的话题。而那,是她跟我这个儿子最为熟悉,也最能聊得来的话题。

  坦白讲,搬出村子之后,我对于村子里的人和事并不是特别感兴趣。一来村子里没有我们的亲戚朋友,没有关心的必要;二来村子里穷人之间相互倾轧的习气着实让我寒心。

  可我依旧十分耐心地听着,还时不时地评论几句,表示我在很用心地听她说话。这看上去像是一场表演,可我却必须用心演下去,因为这是我和母亲亲近的表示,我不能让我的不感兴趣流露出来冷了她想要跟我聊天的心。

  傍晚,母亲绞了一些肉馅儿,活了面要包饺子。尽管饺子早已不再是我十分想吃的东西了,可在母亲看来,饺子依旧是她与儿子团聚必不可少的美食。我洗了手,跟她一起揉面、擀皮儿,两个人一边唠着嗑儿,一边包着饺子。

  包好饺子后,母亲又不顾我的阻拦炒了两个菜,然后锅里烧上水,准备煮饺子。在等待水开的当儿,她取出了自酿的葡萄酒:“尝尝吧,还挺好喝的!”

  “好!”我点点头,洗了酒杯,倒了三杯酒。刚收拾好,弟弟就下班回来了。这时,水也烧开了,锅里煮上了饺子。

  虽然这一切在母亲看来不过是表达爱意的方式,可在我看来,却是在用招待客人的方式招待我。这让我的心里十分不安,可我又无法阻拦。因为在母亲看来,这是她还能为儿子做的事情,不让她做她会很伤心。

  但吃着母亲为我做的这顿饭,我的心里却很是不安,甚至多少还有些难过。为我和母亲因为路程远不能够常常相聚,为母亲把我当客人一样招待。

  我真是十分期望,能够在省城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那样我们一家人就不必再因为距离而不能够经常在一起。

  可我知道,那也只能是一种奢望而已。毕竟对于四十多岁的我来说,想在省城找一份可以养家的工作,是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梦想。年轻人遍地都是,谁会愿意雇佣一个四十多岁,拼劲儿已经不足的人做员工呢?

  再者说,和我一样与父母分隔两地、聚少离多的人比比皆是。这是生活的逼迫,我们大都无力反驳。只是希望,我们都能够早一天结束这样的分隔,不再让父母拿我们当客人!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http://ios.zjxinda.net.cn



三亚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jb-xfoto.com 技术支持:三亚新闻网 | 网站地图